日本的精工(Seiko)儘管在鐘錶的歷史上起步略晚,但是一直是鐘錶技術革新的先驅之一。尤其七零年代精工所掀起的石英革命,幾乎把瑞士傳統鐘錶商給全軍覆沒。而隨後推出的Spring Drive更算是顛覆傳統擒縱系統的一大變革。不用電池的純機械動力,卻擁有極為精準的表現。號稱一天誤差一秒,可是實際上甚至可以達到一週一秒的精準度,在歐美鐘錶界擁有極高的評價。反而在華人圈,光從Spring Drive推出近二十年至今都還沒有中文譯名或是暱稱(筆者常戲稱之為春擎)就可以看得出華人愛錶人士對於Spring Drive並沒有那麼熱情。Spring Drive 的運作原理其實很好找,所以就不在此贅述。筆者想要討論的是Spring Drive在高級鐘錶的定位以及意義。

由於現今石英錶已經給人有種廉價的感覺,所以目前高級腕錶幾乎都是以機械動力為主,而高級錶廠的行銷手法之一就是著重於純機械錶的永恆。畢竟石英錶有電路版,而電路版上的塑料及元件會隨時間老化,儘管目前世界上第一款量產的石英錶Seiko Astron現在應該還能找到尚能運作的存世品(1969年推出時限量一百隻,一隻等同一台豐田全新轎車的售價),但是該石英錶是否能像古董機械錶一般可以存世兩三百年後尚能正常運作,我想這點大部分的人都是存疑的。重點在於,電路版不像機械零件,是無法用手工打磨出來,一切只能仰賴原廠的庫存零件。

Spring Drive可以說是機械錶與電子錶的混合體。而對筆者而言,最弔詭的部分莫過於那塊小小的電路控制晶片。為什麼用弔詭這個形容詞就因為該晶片使得Spring Drive的機芯成為一個封閉的系統,幾乎跟電子石英錶一樣讓坊間錶匠毫無插手的餘地:無法維修、無法調時。所以當精工決定將Spring Drive用在該廠最頂尖的牌子Credor(貴朵)的三問錶上面的時候,筆者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卻是:當相同售價的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三問錶經過一百多年一樣能運作的同時,這支Credor的三問錶可以撐多久?一隻定價美金四十萬的錶如果只能運作五十年(這已經是極度樂觀的情況下),那麼其魅力是否會大打折扣?

雖然筆者沒有機會實際把玩到Credor的三問錶,不過筆者的臆測是該錶的晶片應該也是跟其他的Spring Drive一樣,使用塑料封裝。如果屬實,那麼也就間接證實了該三問錶的實際使用年限將會被大大打一個折扣。筆者相信細心的日本人一定會為Spring Drive的顧客備有一定數量的晶片庫存來確保這幾十年來維修無虞,但是百年之後,我想這點就很難說了。除非精工的研發人員會有巧思到採用早期晶片所使用的陶瓷與貴金屬封裝,則該晶片的抗熱、抗腐蝕乃至於抗氧化的能力會比用塑料封裝來得高出許多。無論如何,筆者以為就是因為這個環節導致該錶要成為代代傳承的老爺錶的機會小了很多。

超過兩三百年而尚能運作的錶其實並不稀奇,筆者也藏有數隻。當年製作該錶的錶匠雖然早已作古,但是所有的零件就算磨損都還是有辦法以現在的技術製作出來。有些人會指出其實現在一些所謂的純機械錶,所使用的素材也是早已跳脫了所謂「永恆」的框架,比如說純矽零件或是HYT的液體顯示機械錶,這些現代材料似乎都是只能仰賴原廠的零件供給。一旦原廠倒閉,那麼這些錶故障之後,要修復到原狀的機會幾乎微乎其微。當然萬不得已的時候,矽零件可以用傳統材質來代替,液體顯示的零件也可以想辦法用手工製作,但是Spring Drive的晶片卻是無法替代的。

對筆者而言,機械錶之於電子錶最大的魅力就在於其能夠淵遠留長地維持其運作功能,儘管游絲及發條有可能老化,齒輪及承軸有可能磨損。在正常的使用情況下,設計及製作良好的機械錶要運作個兩、三百年並非難事(目前沒有更長的紀錄是因為近代鐘錶的演進也不過這兩三百年的事)。這也是筆者一直認為Apple Watch只能歸類於電子消耗品而無法撼動高端機械腕錶的地位。因為過了五年,Apple Watch不過是個電子垃圾而已,而高端機械腕錶卻有極長的壽命可以流傳下去。所以當高級機械錶使用了Spring Drive這種含有塑膠及電子零件的設計,反而讓筆者困惑了。

當然現在買高級機械錶的使用者不見得都會注重於所謂可以代代相傳的永恆性,那麼Spring Drive所代表的應該是一個結合機械與電子錶,卻比一般電子錶更加精準的一個集成體。如果把手錶當成一個純粹用來計時的工具,Spring Drive絕對是一個值得擁有的商品。只是對於追求機械錶其他附加價值的使用者而言,Spring Drive似乎就並不完全是一個加分的元件了。
Quick Reply (size: 0 bytes)
     

Processing...

About |  Terms |  Privacy |  Contact |  Help |  語言:
Page loading time: 0.0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