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nikko



由于知名拍卖公司强大的人脉及公关关系下,加上中文钟錶资讯相对封闭,一般人很少会在中文报章杂志上听到关于钟錶拍卖公司的负面报导。去年,某知名国际钟錶拍卖公司就发生了一件震惊钟錶界的新闻。可是很有趣的是,发生已经一年了,却没有中文媒体的报导,大概是因为中文钟錶媒体碍于面子,实在不敢得罪大公司。

故事的主角是一只朗格(A. Lange & Söhne)全球限量发行的手錶(Langematik Anniversary),虽然号称限量五百只,不过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的数量极少。该錶的主人Nicolas算是在錶界满活跃的人士,不幸的是,当他在2011年1月飞到瑞士日内瓦参加一年一度錶界盛事SIHH(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 )的时候,他位于巴黎的住所遭窃,许多珍藏不翼而飞,其中就包括了这支朗格的限量錶(序号:185)。Nicolas除了报警,也只能无奈地在钟錶论坛上公告该錶失窃的事情。当然,如果这支錶就此消失,故事自然也就到此为止。

幸运的是(还是应该说不幸的是),在2015年10月,这支錶居然又出现在市面上了,而且是在知名钟錶拍卖行「安帝古伦(Antiquorum)」的香港拍卖会以港币31万元成功拍出。讽刺的是,是买家收到了錶之后,上网搜寻才无意中发现这支序号185的朗格限量錶是赃物。买家赶紧联络拍卖公司,要求退费。也因为Nicolas在钟錶收藏界的关系不错,所以马上就有人知会他。于是Nicolas也去函拍卖公司,并提供了报案证明以及最重要的:原始的盒单(当初盒单并未随着錶一起失窃),希望拍卖公司能够将錶物归原主。

这下总算物归原主、皆大欢喜了是吧?事情并非这么简单。由于这支錶是在法国失窃、香港出售(据闻卖家是中国人)、美国购入,也就是说光光要釐清所谓的法律依据就令人头大。最后拍卖公司决定撤手不管,在将款项退给原本的美国买主之后,那支朗格限量錶则退给了原来的卖家。至于原本的拥有者Nicolas呢?他什么都不能做,他甚至无法透过拍卖公司取得该卖家的身份。

当然在法律上而言,拍卖公司并没有错。他们并无意介入这种跨国窃案的纠纷之中,他们在对买家与卖家退货退款之后,已无获利,更不想去淌这浑水。Nicolas并非他们的顾客,拍卖公司更在意的是与他们有商业往来的买家及卖家的感受。不过,安帝古伦这个决定令许多爱錶人士感到惊讶。因为从接受一只无盒无单的现代錶开始,身为专业拍卖公司居然没有去查证该錶的来源,反而是买家自行搜寻到。而知道该錶是赃物之后,安帝古伦居然决定将錶退回给委託者,而不协助已经提出原始盒单及报案证明的拥有者。更有甚者的是, Nicolas的相关发文甚至在与安帝古伦合作网站的讨论区遭到删除。

这件事情算是就此落幕。Nicolas与几个相识的钟錶杂志编辑报导了此事,安帝古伦继续他们的钟錶拍卖业务,而原本的卖家大概永远不敢再把那支錶拿出来卖了吧。而身为旁观者的我们学到了什么?就算有盒、有单、有报案证明,面对国际拍卖一样束手无策。这心情就如同中国政府面对现在国际拍卖上一堆被八国联军搜刮的战利品(又称:赃物)恨得牙痒痒的一样。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能跟当年中国派人标下兽首再拒付的方式一样。Nicolas如果早点知道该拍卖,标下付款之后,再针对该拍卖公司提告来追回款项可能还是个办法。不过如果有早知道,Nicolas当初就会把錶收藏到更保险的地方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一下原文:
http://quillandpad.com/2016/03/30/shady-dealings-antiquorum-and-the-stolen-a-lange-sohne-anniversary-watch-no-185500-2/
http://www.watchprosite.com/page-wf.forumpost/fi-10/pi-7312838/ti-1028318/s-0/t--antiquorum-and-stolen-watches-langematik-anniversary-nr-185-500/


由於知名拍賣公司強大的人脈及公關關係下,加上中文鐘錶資訊相對封閉,一般人很少會在中文報章雜誌上聽到關於鐘錶拍賣公司的負面報導。去年,某知名國際鐘錶拍賣公司就發生了一件震驚鐘錶界的新聞。可是很有趣的是,發生已經一年了,卻沒有中文媒體的報導,大概是因為中文鐘錶媒體礙於面子,實在不敢得罪大公司。

故事的主角是一隻朗格(A. Lange & Söhne)全球限量發行的手錶(Langematik Anniversary),雖然號稱限量五百隻,不過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的數量極少。該錶的主人Nicolas算是在錶界滿活躍的人士,不幸的是,當他在2011年1月飛到瑞士日內瓦參加一年一度錶界盛事SIHH(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 )的時候,他位於巴黎的住所遭竊,許多珍藏不翼而飛,其中就包括了這支朗格的限量錶(序號:185)。Nicolas除了報警,也只能無奈地在鐘錶論壇上公告該錶失竊的事情。當然,如果這支錶就此消失,故事自然也就到此為止。

幸運的是(還是應該說不幸的是),在2015年10月,這支錶居然又出現在市面上了,而且是在知名鐘錶拍賣行「安帝古倫(Antiquorum)」的香港拍賣會以港幣31萬元成功拍出。諷刺的是,是買家收到了錶之後,上網搜尋才無意中發現這支序號185的朗格限量錶是贓物。買家趕緊聯絡拍賣公司,要求退費。也因為Nicolas在鐘錶收藏界的關係不錯,所以馬上就有人知會他。於是Nicolas也去函拍賣公司,並提供了報案證明以及最重要的:原始的盒單(當初盒單並未隨著錶一起失竊),希望拍賣公司能夠將錶物歸原主。

這下總算物歸原主、皆大歡喜了是吧?事情並非這麼簡單。由於這支錶是在法國失竊、香港出售(據聞賣家是中國人)、美國購入,也就是說光光要釐清所謂的法律依據就令人頭大。最後拍賣公司決定撤手不管,在將款項退給原本的美國買主之後,那支朗格限量錶則退給了原來的賣家。至於原本的擁有者Nicolas呢?他什麼都不能做,他甚至無法透過拍賣公司取得該賣家的身份。

當然在法律上而言,拍賣公司並沒有錯。他們並無意介入這種跨國竊案的糾紛之中,他們在對買家與賣家退貨退款之後,已無獲利,更不想去淌這渾水。Nicolas並非他們的顧客,拍賣公司更在意的是與他們有商業往來的買家及賣家的感受。不過,安帝古倫這個決定令許多愛錶人士感到驚訝。因為從接受一隻無盒無單的現代錶開始,身為專業拍賣公司居然沒有去查證該錶的來源,反而是買家自行搜尋到。而知道該錶是贓物之後,安帝古倫居然決定將錶退回給委託者,而不協助已經提出原始盒單及報案證明的擁有者。更有甚者的是, Nicolas的相關發文甚至在與安帝古倫合作網站的討論區遭到刪除。

這件事情算是就此落幕。Nicolas與幾個相識的鐘錶雜誌編輯報導了此事,安帝古倫繼續他們的鐘錶拍賣業務,而原本的賣家大概永遠不敢再把那支錶拿出來賣了吧。而身為旁觀者的我們學到了什麼?就算有盒、有單、有報案證明,面對國際拍賣一樣束手無策。這心情就如同中國政府面對現在國際拍賣上一堆被八國聯軍搜刮的戰利品(又稱:贓物)恨得牙癢癢的一樣。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能跟當年中國派人標下獸首再拒付的方式一樣。Nicolas如果早點知道該拍賣,標下付款之後,再針對該拍賣公司提告來追回款項可能還是個辦法。不過如果有早知道,Nicolas當初就會把錶收藏到更保險的地方了。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閱一下原文:
http://quillandpad.com/2016/03/30/shady-dealings-antiquorum-and-the-stolen-a-lange-sohne-anniversary-watch-no-185500-2/
http://www.watchprosite.com/page-wf.forumpost/fi-10/pi-7312838/ti-1028318/s-0/t--antiquorum-and-stolen-watches-langematik-anniversary-nr-185-500/
之前谈过了透过拍卖行购买古董錶的好处及趣事,可是透过拍卖行交易真的是让人如此放心吗?钟錶拍卖其实也是许多名錶厂炒作话题(及价格)的战场之一,不过却比较少看到对于拍卖交易实际操作的一些报导。笔者就在这边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些拍卖行的现实面。

透过拍卖行买卖第一个要考量到的就是所谓的手续费。买家得标之后所要支付的费用并非所谓的落搥价,而还需要加上买方佣金。台湾的拍卖行所收取的买方佣金大都在10%至15%,不过国际知名拍卖行的买方佣金可就高达25%。虽然如果成交价高于一定金额以上的部分可以稍微低一点,不过其门槛通常都是十万美金以上。一般来说,如果落搥价是一万元来说,买家就必需支付一万二千五百元再加上运费。如果你所在的国家有针对钟錶课徵关税,那么在錶运送的过程还会被海关课税,很多时候光光关税就比派专员飞到当地私自带回来的费用还高。当然如果你跟拍卖公司的关系不错,就可以商请对方到你所在城市洽商的时候顺便帮你带来,不过通常这就需要等一段时间了。

对于卖家来说,拍卖公司一样要收取所谓的卖家佣金。卖家佣金通常都在10%至15%不等,所以如果落搥价是一万来说,卖家只能收到约八千五百元(有时还要多支付1%的保险费用)。台湾的拍卖行一般来说都会在一个月内与卖家结清款项,但是国际大拍卖行可就不一定了。你如果仔细阅读知名拍卖行的条款细则,你会发现很多公司并未清楚订出他们必须全额交付款项的期限。实际上,即便在买家已经全额付清的情况下,有些国际知名拍卖公司还是会延迟付款给卖家。虽然笔者没听过拒付的例子,不过在没有合理解释的情况下,拖欠款项两三个月是时有所闻的事。所以急需用钱的卖家在选择拍卖公司的时候,应该针对这点多加考量。

当然买家在下标的时候,自然就必须将手续费考量进去,再订出自己能负担的上限。不过这多付的手续费是否真的就代表能得到较佳的保障呢?如同艺术品及古董一样,拍卖行所聘请的钟錶专家并不见得是十项全能。所谓的看走眼也是偶而会发生的,在拍卖行买到假货也是时有耳闻的。当然这边所谓的假货并不是指仿制錶,通常是指有些零件非原装或是錶并非出厂状态(例如錶壳与錶芯虽然皆原厂但是并非出厂时相对应的序号)。如果买家没有及时提出异议,超过期限(大多一年)也就只能自认倒楣。所以拍到錶之后,应该还是多给周围对钟錶知识较丰富的师傅及友人过目,甚至交由原厂(如果还在营业的话)检查。

一般而言,为了避免争议,拍卖行所卖的錶都是「行走正常」的錶。可是以古董錶来说,所谓的「行走正常」并不代表一定准时。以一只一百多年的怀錶而言,一天的误差能在一分钟之内就已经算正常。就算差至三五分钟,以拍卖行的角度而言,一样属于「正常行走」,但是并不是所有买家都能接受这种误差,所以通常还要再花一笔钱请錶师傅调整。有时候一些潜在的问题(例如齿轮磨损严重)才会在这时被注意到,但是以齿轮磨损严重来说,只要錶一样正常运作,拍卖公司是不接受这种退货理由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有钱人在竞标高价品的时候,会花钱请自己信得过的专家专程飞一趟来亲自检验该拍品。不过如果买家本身跟拍卖行打好关系,其实拍卖行的员工就会私下透露一些「最好不要碰」的物品清单。

以一只落搥价10,000元的錶而言,当买家付了12,500元之后,买家实际上只能拿到8,500元,而拍卖公司可以赚到4,500元,这利润不可不谓丰厚。相对于网路拍卖而言(买家免费,卖家要被抽取10%左右),这多出来的成本的确值得买卖双方思考是否真要透过拍卖行交易。买家多付的2,500元,等于透过拍卖行买了四次就可以在网路上买五支。自网路上有信誉的卖家购买钟錶,所谓遇到「问题錶」的机率可能不会高达25%,在这情况下是否要多付那四分之一的价钱来获得更多的保障,这就见仁见智了。不过以笔者的经验来说,其实拍卖行的确有其优势,尤其只要你出价事先将手续费列入计算,运气好的话,其实得标价不见得会比网路拍卖吃亏。只要运用得当,拍卖行的确是钟錶收藏者的好帮手。
之前談過了透過拍賣行購買古董錶的好處及趣事,可是透過拍賣行交易真的是讓人如此放心嗎?鐘錶拍賣其實也是許多名錶廠炒作話題(及價格)的戰場之一,不過卻比較少看到對於拍賣交易實際操作的一些報導。筆者就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些拍賣行的現實面。

透過拍賣行買賣第一個要考量到的就是所謂的手續費。買家得標之後所要支付的費用並非所謂的落搥價,而還需要加上買方佣金。台灣的拍賣行所收取的買方佣金大都在10%至15%,不過國際知名拍賣行的買方佣金可就高達25%。雖然如果成交價高於一定金額以上的部分可以稍微低一點,不過其門檻通常都是十萬美金以上。一般來說,如果落搥價是一萬元來說,買家就必需支付一萬二千五百元再加上運費。如果你所在的國家有針對鐘錶課徵關稅,那麼在錶運送的過程還會被海關課稅,很多時候光光關稅就比派專員飛到當地私自帶回來的費用還高。當然如果你跟拍賣公司的關係不錯,就可以商請對方到你所在城市洽商的時候順便幫你帶來,不過通常這就需要等一段時間了。

對於賣家來說,拍賣公司一樣要收取所謂的賣家佣金。賣家佣金通常都在10%至15%不等,所以如果落搥價是一萬來說,賣家只能收到約八千五百元(有時還要多支付1%的保險費用)。台灣的拍賣行一般來說都會在一個月內與賣家結清款項,但是國際大拍賣行可就不一定了。你如果仔細閱讀知名拍賣行的條款細則,你會發現很多公司並未清楚訂出他們必須全額交付款項的期限。實際上,即便在買家已經全額付清的情況下,有些國際知名拍賣公司還是會延遲付款給賣家。雖然筆者沒聽過拒付的例子,不過在沒有合理解釋的情況下,拖欠款項兩三個月是時有所聞的事。所以急需用錢的賣家在選擇拍賣公司的時候,應該針對這點多加考量。

當然買家在下標的時候,自然就必須將手續費考量進去,再訂出自己能負擔的上限。不過這多付的手續費是否真的就代表能得到較佳的保障呢?如同藝術品及古董一樣,拍賣行所聘請的鐘錶專家並不見得是十項全能。所謂的看走眼也是偶而會發生的,在拍賣行買到假貨也是時有耳聞的。當然這邊所謂的假貨並不是指仿製錶,通常是指有些零件非原裝或是錶並非出廠狀態(例如錶殼與錶芯雖然皆原廠但是並非出廠時相對應的序號)。如果買家沒有及時提出異議,超過期限(大多一年)也就只能自認倒楣。所以拍到錶之後,應該還是多給周圍對鐘錶知識較豐富的師傅及友人過目,甚至交由原廠(如果還在營業的話)檢查。

一般而言,為了避免爭議,拍賣行所賣的錶都是「行走正常」的錶。可是以古董錶來說,所謂的「行走正常」並不代表一定準時。以一隻一百多年的懷錶而言,一天的誤差能在一分鐘之內就已經算正常。就算差至三五分鐘,以拍賣行的角度而言,一樣屬於「正常行走」,但是並不是所有買家都能接受這種誤差,所以通常還要再花一筆錢請錶師傅調整。有時候一些潛在的問題(例如齒輪磨損嚴重)才會在這時被注意到,但是以齒輪磨損嚴重來說,只要錶一樣正常運作,拍賣公司是不接受這種退貨理由的。這也是為什麼一些有錢人在競標高價品的時候,會花錢請自己信得過的專家專程飛一趟來親自檢驗該拍品。不過如果買家本身跟拍賣行打好關係,其實拍賣行的員工就會私下透露一些「最好不要碰」的物品清單。

以一隻落搥價10,000元的錶而言,當買家付了12,500元之後,買家實際上只能拿到8,500元,而拍賣公司可以賺到4,500元,這利潤不可不謂豐厚。相對於網路拍賣而言(買家免費,賣家要被抽取10%左右),這多出來的成本的確值得買賣雙方思考是否真要透過拍賣行交易。買家多付的2,500元,等於透過拍賣行買了四次就可以在網路上買五支。自網路上有信譽的賣家購買鐘錶,所謂遇到「問題錶」的機率可能不會高達25%,在這情況下是否要多付那四分之一的價錢來獲得更多的保障,這就見仁見智了。不過以筆者的經驗來說,其實拍賣行的確有其優勢,尤其只要你出價事先將手續費列入計算,運氣好的話,其實得標價不見得會比網路拍賣吃虧。只要運用得當,拍賣行的確是鐘錶收藏者的好幫手。


对于古董錶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人最常问的问题就是:到底要上哪里买古董錶?的确,这也是收集古董錶迷人之处,因为古董錶并不是随时走进购物中心内的瑞士精品錶经销商门市就可以买到。除了当地钟錶维修中心的橱窗内偶而会出现一些寄卖的二手錶以外,大部分的时间就只能倚赖网路。但是对于没有时间做功课的人或是初学者,网路购物也是个充满陷阱的地方。许多网路卖家的习惯都是报喜不报忧,往往收到錶了才发现卖家没提到的部分并不代表没有问题。更不要说一些刻意用假货、烂货欺骗买家的不肖卖家。如果单价低的物品还可以摸摸鼻子当作缴学费认赔了事,但是如果是动辄上万美金的精品古董錶,大概没多少人有办法负担如此高昂的学费。于是拍卖行似乎就成为一些高端古董錶玩家的热门选择。

大型的拍卖行大都有专业人士把关,除了确保錶的基本运作正常以外,也提供了物品的简介、品相以及尺寸等资讯。拍卖行另一个重大优势就是,拍卖行会在拍卖日之前,在周边各大城市进行所谓的预展。当然巡迴预展并不是一定会将所有的拍品都一併展出,但是至少大部分的主力精品都会出现。一般民众不需预约,即可进入预展并亲手检视即将要拍卖的各项商品。如果不克参加或是有兴趣的物品并未随行参展,买家也可以寄信给拍卖行要求他们提供更多的相关资讯,如:照片甚至影片。就算买家得标之后才发现重大瑕疵,通常拍卖行也会接受退货退款,所以相对网路乃至坊间二手錶店来说,与拍卖行交易似乎是有保障了许多。

当然也就是因为国际知名拍卖有聚焦的效果,所以卖家才会愿意多付给拍卖行一成不等的费用,以期待自己的物品可以吸引更多买家的注意。很多人认为拍卖行是有钱人才能去的地方,其实这并不正确,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参与拍卖,只要事先提供相关证明就可以获得参与资格。让笔者感到有趣的是,现今大部分人买錶的目的几乎就是为了要展现自己的「有钱」,怎么反而真的要面对心中认为「有钱人才能去的地方」却又如此裹足不前。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所谓的参与是一回事,真的能将心目中的目标赢回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拍卖行通常会提供各种出价方式,除了提前书面出价跟亲自到场以外,很多公司都提供了网路跟电话竞标的服务。选择电话竞标通常要事先与拍卖公司接洽,轮到你的物品的时候,拍卖公司就会打电话到你的手机,让你遥控你的代理人替你出价。一般来说,除了哄抬价格以外,笔者以为书面出价算是最吃亏的出价方式。因为通常事前的书面出价就会变成起标价,除非你出的价格可以吓退全场人士,不然笔者通常宁可观察当天类似物品的拍卖状况,伺机而动。

参与国际性拍卖会,的确是令人热血澎湃,尤其即将轮到自己心目中的物品要开始拍卖的时候,真的是既期待又担心被人横刀夺爱。国际性拍卖会永远卧虎藏龙,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对手是中东油王、欧洲贵族还是中南美毒枭。有时候出价杀出了火气,往往就会拼得你死我活,尤其遇到古董錶这种独一无二的特性,错过了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笔者就在这边分享一个今年初发生在日内瓦举办的名錶拍卖会的趣事。

当时由于尚未轮到笔者心仪的物品,笔者也就一边上网一边打开拍卖会的实况转播。一直到一个1812年由丹麦制錶师Urban Jürgensen所制作的古董金怀錶开拍。一开始笔者也没有注意,不过经过了一阵子就开始发觉不对劲,因为这双方缠斗得异常厉害。原本预估的落槌价格应该是在美金三万到五万元左右,可是当价钱开始飙破美金十五万的时候,笔者也停下手边的事情,开始观看这场好戏。当金额破三十万美金的时候,笔者忍不住开启截图软体捕捉这一系列有趣的过程。双方缠斗到最后,全场都在笑,连拍卖官以及负责接洽电话竞标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开始笑场。到最后的成交价居然来到了美金六十二万,超过台币两千多万,真的可以说有钱人实在是任性。



一般来说,古董錶拍卖会发生这种情况很多时候都有一个特徵,就是这个錶通常是属于目前有在经营的品牌。以Patek Phillipe(百达翡丽)来说,当该公司博物馆看中了某样属于该公司想要收藏进自家博物馆的物品时,那真的就是不计代价,很少有人有那种经济能力跟知名錶厂一较高下,而且无论结果是如何,錶厂永远是最后的赢家。錶厂赢了,等于是对该公司的博物馆进行一个全球性的免费宣传,该物品之后要脱手,价格也不会低于拍卖价。就算錶厂输了(毕竟输了他们也不会承认),他们的产品品牌还是给大家竖立起一个深刻的印象。虽然说除了拍卖行才知道出价者是谁,不过这一阵子,光光各大报章杂志的报导以及爱錶人士好奇主动搜寻「Urban Jürgensen」效应的价值就不止美金六十二万了。如果当初那只錶正好就是錶公司内部的收藏而託人上拍,那相较于付给拍卖公司的手续费(估计约美金十几万)来说,这国际性广告真的是太便宜了。


對於古董錶這個世界充滿好奇的人最常問的問題就是:到底要上哪裡買古董錶?的確,這也是收集古董錶迷人之處,因為古董錶並不是隨時走進購物中心內的瑞士精品錶經銷商門市就可以買到。除了當地鐘錶維修中心的櫥窗內偶而會出現一些寄賣的二手錶以外,大部分的時間就只能倚賴網路。但是對於沒有時間做功課的人或是初學者,網路購物也是個充滿陷阱的地方。許多網路賣家的習慣都是報喜不報憂,往往收到錶了才發現賣家沒提到的部分並不代表沒有問題。更不要說一些刻意用假貨、爛貨欺騙買家的不肖賣家。如果單價低的物品還可以摸摸鼻子當作繳學費認賠了事,但是如果是動輒上萬美金的精品古董錶,大概沒多少人有辦法負擔如此高昂的學費。於是拍賣行似乎就成為一些高端古董錶玩家的熱門選擇。

大型的拍賣行大都有專業人士把關,除了確保錶的基本運作正常以外,也提供了物品的簡介、品相以及尺寸等資訊。拍賣行另一個重大優勢就是,拍賣行會在拍賣日之前,在周邊各大城市進行所謂的預展。當然巡迴預展並不是一定會將所有的拍品都一併展出,但是至少大部分的主力精品都會出現。一般民眾不需預約,即可進入預展並親手檢視即將要拍賣的各項商品。如果不克參加或是有興趣的物品並未隨行參展,買家也可以寄信給拍賣行要求他們提供更多的相關資訊,如:照片甚至影片。就算買家得標之後才發現重大瑕疵,通常拍賣行也會接受退貨退款,所以相對網路乃至坊間二手錶店來說,與拍賣行交易似乎是有保障了許多。

當然也就是因為國際知名拍賣有聚焦的效果,所以賣家才會願意多付給拍賣行一成不等的費用,以期待自己的物品可以吸引更多買家的注意。很多人認為拍賣行是有錢人才能去的地方,其實這並不正確,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拍賣,只要事先提供相關證明就可以獲得參與資格。讓筆者感到有趣的是,現今大部分人買錶的目的幾乎就是為了要展現自己的「有錢」,怎麼反而真的要面對心中認為「有錢人才能去的地方」卻又如此裹足不前。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所謂的參與是一回事,真的能將心目中的目標贏回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拍賣行通常會提供各種出價方式,除了提前書面出價跟親自到場以外,很多公司都提供了網路跟電話競標的服務。選擇電話競標通常要事先與拍賣公司接洽,輪到你的物品的時候,拍賣公司就會打電話到你的手機,讓你遙控你的代理人替你出價。一般來說,除了哄抬價格以外,筆者以為書面出價算是最吃虧的出價方式。因為通常事前的書面出價就會變成起標價,除非你出的價格可以嚇退全場人士,不然筆者通常寧可觀察當天類似物品的拍賣狀況,伺機而動。

參與國際性拍賣會,的確是令人熱血澎湃,尤其即將輪到自己心目中的物品要開始拍賣的時候,真的是既期待又擔心被人橫刀奪愛。國際性拍賣會永遠臥虎藏龍,你永遠不知道你的對手是中東油王、歐洲貴族還是中南美毒梟。有時候出價殺出了火氣,往往就會拼得你死我活,尤其遇到古董錶這種獨一無二的特性,錯過了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遇到。筆者就在這邊分享一個今年初發生在日內瓦舉辦的名錶拍賣會的趣事。

當時由於尚未輪到筆者心儀的物品,筆者也就一邊上網一邊打開拍賣會的實況轉播。一直到一個1812年由丹麥製錶師Urban Jürgensen所製作的古董金懷錶開拍。一開始筆者也沒有注意,不過經過了一陣子就開始發覺不對勁,因為這雙方纏鬥得異常厲害。原本預估的落槌價格應該是在美金三萬到五萬元左右,可是當價錢開始飆破美金十五萬的時候,筆者也停下手邊的事情,開始觀看這場好戲。當金額破三十萬美金的時候,筆者忍不住開啟截圖軟體捕捉這一系列有趣的過程。雙方纏鬥到最後,全場都在笑,連拍賣官以及負責接洽電話競標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開始笑場。到最後的成交價居然來到了美金六十二萬,超過台幣兩千多萬,真的可以說有錢人實在是任性。



一般來說,古董錶拍賣會發生這種情況很多時候都有一個特徵,就是這個錶通常是屬於目前有在經營的品牌。以Patek Phillipe(百達翡麗)來說,當該公司博物館看中了某樣屬於該公司想要收藏進自家博物館的物品時,那真的就是不計代價,很少有人有那種經濟能力跟知名錶廠一較高下,而且無論結果是如何,錶廠永遠是最後的贏家。錶廠贏了,等於是對該公司的博物館進行一個全球性的免費宣傳,該物品之後要脫手,價格也不會低於拍賣價。就算錶廠輸了(畢竟輸了他們也不會承認),他們的產品品牌還是給大家豎立起一個深刻的印象。雖然說除了拍賣行才知道出價者是誰,不過這一陣子,光光各大報章雜誌的報導以及愛錶人士好奇主動搜尋「Urban Jürgensen」效應的價值就不止美金六十二萬了。如果當初那隻錶正好就是錶公司內部的收藏而託人上拍,那相較於付給拍賣公司的手續費(估計約美金十幾萬)來說,這國際性廣告真的是太便宜了。


日本的精工(Seiko)尽管在钟表的歷史上起步略晚,但是一直是钟表技术革新的先驱之一。尤其七零年代精工所掀起的石英革命,几乎把瑞士传统钟表商给全军覆没。而随后推出的Spring Drive更算是颠覆传统擒纵系统的一大变革。不用电池的纯机械动力,却拥有极为精准的表现。号称一天误差一秒,可是实际上甚至可以达到一週一秒的精准度,在欧美钟表界拥有极高的评价。反而在华人圈,光从Spring Drive推出近二十年至今都还没有中文译名或是暱称(笔者常戏称之为春擎)就可以看得出华人爱表人士对于Spring Drive并没有那么热情。Spring Drive 的运作原理其实很好找,所以就不在此赘述。笔者想要讨论的是Spring Drive在高级钟表的定位以及意义。

由于现今石英表已经给人有种廉价的感觉,所以目前高级腕表几乎都是以机械动力为主,而高级表厂的行销手法之一就是着重于纯机械表的永恆。毕竟石英表有电路版,而电路版上的塑料及元件会随时间老化,尽管目前世界上第一款量产的石英表Seiko Astron现在应该还能找到尚能运作的存世品(1969年推出时限量一百只,一只等同一台丰田全新轿车的售价),但是该石英表是否能像古董机械表一般可以存世两三百年后尚能正常运作,我想这点大部分的人都是存疑的。重点在于,电路版不像机械零件,是无法用手工打磨出来,一切只能仰赖原厂的库存零件。

Spring Drive可以说是机械表与电子表的混合体。而对笔者而言,最弔诡的部分莫过于那块小小的电路控制晶片。为什么用弔诡这个形容词就因为该晶片使得Spring Drive的机芯成为一个封闭的系统,几乎跟电子石英表一样让坊间表匠毫无插手的余地:无法维修、无法调时。所以当精工决定将Spring Drive用在该厂最顶尖的牌子Credor(贵朵)的三问表上面的时候,笔者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却是:当相同售价的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三问表经过一百多年一样能运作的同时,这支Credor的三问表可以撑多久?一只定价美金四十万的表如果只能运作五十年(这已经是极度乐观的情况下),那么其魅力是否会大打折扣?

虽然笔者没有机会实际把玩到Credor的三问表,不过笔者的臆测是该表的晶片应该也是跟其他的Spring Drive一样,使用塑料封装。如果属实,那么也就间接证实了该三问表的实际使用年限将会被大大打一个折扣。笔者相信细心的日本人一定会为Spring Drive的顾客备有一定数量的晶片库存来确保这几十年来维修无虞,但是百年之后,我想这点就很难说了。除非精工的研发人员会有巧思到採用早期晶片所使用的陶瓷与贵金属封装,则该晶片的抗热、抗腐蚀乃至于抗氧化的能力会比用塑料封装来得高出许多。无论如何,笔者以为就是因为这个环节导致该表要成为代代传承的老爷表的机会小了很多。

超过两三百年而尚能运作的表其实并不稀奇,笔者也藏有数只。当年制作该表的表匠虽然早已作古,但是所有的零件就算磨损都还是有办法以现在的技术制作出来。有些人会指出其实现在一些所谓的纯机械表,所使用的素材也是早已跳脱了所谓「永恆」的框架,比如说纯硅零件或是HYT的液体显示机械表,这些现代材料似乎都是只能仰赖原厂的零件供给。一旦原厂倒闭,那么这些表故障之后,要修復到原状的机会几乎微乎其微。当然万不得已的时候,硅零件可以用传统材质来代替,液体显示的零件也可以想办法用手工制作,但是Spring Drive的晶片却是无法替代的。

对笔者而言,机械表之于电子表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其能够渊远留长地维持其运作功能,尽管游丝及发条有可能老化,齿轮及承轴有可能磨损。在正常的使用情况下,设计及制作良好的机械表要运作个两、三百年并非难事(目前没有更长的纪录是因为近代钟表的演进也不过这两三百年的事)。这也是笔者一直认为Apple Watch只能归类于电子消耗品而无法撼动高端机械腕表的地位。因为过了五年,Apple Watch不过是个电子垃圾而已,而高端机械腕表却有极长的寿命可以流传下去。所以当高级机械表使用了Spring Drive这种含有塑胶及电子零件的设计,反而让笔者困惑了。

当然现在买高级机械表的使用者不见得都会注重于所谓可以代代相传的永恆性,那么Spring Drive所代表的应该是一个结合机械与电子表,却比一般电子表更加精准的一个集成体。如果把手表当成一个纯粹用来计时的工具,Spring Drive绝对是一个值得拥有的商品。只是对于追求机械表其他附加价值的使用者而言,Spring Drive似乎就并不完全是一个加分的元件了。


日本的精工(Seiko)儘管在鐘錶的歷史上起步略晚,但是一直是鐘錶技術革新的先驅之一。尤其七零年代精工所掀起的石英革命,幾乎把瑞士傳統鐘錶商給全軍覆沒。而隨後推出的Spring Drive更算是顛覆傳統擒縱系統的一大變革。不用電池的純機械動力,卻擁有極為精準的表現。號稱一天誤差一秒,可是實際上甚至可以達到一週一秒的精準度,在歐美鐘錶界擁有極高的評價。反而在華人圈,光從Spring Drive推出近二十年至今都還沒有中文譯名或是暱稱(筆者常戲稱之為春擎)就可以看得出華人愛錶人士對於Spring Drive並沒有那麼熱情。Spring Drive 的運作原理其實很好找,所以就不在此贅述。筆者想要討論的是Spring Drive在高級鐘錶的定位以及意義。

由於現今石英錶已經給人有種廉價的感覺,所以目前高級腕錶幾乎都是以機械動力為主,而高級錶廠的行銷手法之一就是著重於純機械錶的永恆。畢竟石英錶有電路版,而電路版上的塑料及元件會隨時間老化,儘管目前世界上第一款量產的石英錶Seiko Astron現在應該還能找到尚能運作的存世品(1969年推出時限量一百隻,一隻等同一台豐田全新轎車的售價),但是該石英錶是否能像古董機械錶一般可以存世兩三百年後尚能正常運作,我想這點大部分的人都是存疑的。重點在於,電路版不像機械零件,是無法用手工打磨出來,一切只能仰賴原廠的庫存零件。

Spring Drive可以說是機械錶與電子錶的混合體。而對筆者而言,最弔詭的部分莫過於那塊小小的電路控制晶片。為什麼用弔詭這個形容詞就因為該晶片使得Spring Drive的機芯成為一個封閉的系統,幾乎跟電子石英錶一樣讓坊間錶匠毫無插手的餘地:無法維修、無法調時。所以當精工決定將Spring Drive用在該廠最頂尖的牌子Credor(貴朵)的三問錶上面的時候,筆者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卻是:當相同售價的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三問錶經過一百多年一樣能運作的同時,這支Credor的三問錶可以撐多久?一隻定價美金四十萬的錶如果只能運作五十年(這已經是極度樂觀的情況下),那麼其魅力是否會大打折扣?

雖然筆者沒有機會實際把玩到Credor的三問錶,不過筆者的臆測是該錶的晶片應該也是跟其他的Spring Drive一樣,使用塑料封裝。如果屬實,那麼也就間接證實了該三問錶的實際使用年限將會被大大打一個折扣。筆者相信細心的日本人一定會為Spring Drive的顧客備有一定數量的晶片庫存來確保這幾十年來維修無虞,但是百年之後,我想這點就很難說了。除非精工的研發人員會有巧思到採用早期晶片所使用的陶瓷與貴金屬封裝,則該晶片的抗熱、抗腐蝕乃至於抗氧化的能力會比用塑料封裝來得高出許多。無論如何,筆者以為就是因為這個環節導致該錶要成為代代傳承的老爺錶的機會小了很多。

超過兩三百年而尚能運作的錶其實並不稀奇,筆者也藏有數隻。當年製作該錶的錶匠雖然早已作古,但是所有的零件就算磨損都還是有辦法以現在的技術製作出來。有些人會指出其實現在一些所謂的純機械錶,所使用的素材也是早已跳脫了所謂「永恆」的框架,比如說純矽零件或是HYT的液體顯示機械錶,這些現代材料似乎都是只能仰賴原廠的零件供給。一旦原廠倒閉,那麼這些錶故障之後,要修復到原狀的機會幾乎微乎其微。當然萬不得已的時候,矽零件可以用傳統材質來代替,液體顯示的零件也可以想辦法用手工製作,但是Spring Drive的晶片卻是無法替代的。

對筆者而言,機械錶之於電子錶最大的魅力就在於其能夠淵遠留長地維持其運作功能,儘管游絲及發條有可能老化,齒輪及承軸有可能磨損。在正常的使用情況下,設計及製作良好的機械錶要運作個兩、三百年並非難事(目前沒有更長的紀錄是因為近代鐘錶的演進也不過這兩三百年的事)。這也是筆者一直認為Apple Watch只能歸類於電子消耗品而無法撼動高端機械腕錶的地位。因為過了五年,Apple Watch不過是個電子垃圾而已,而高端機械腕錶卻有極長的壽命可以流傳下去。所以當高級機械錶使用了Spring Drive這種含有塑膠及電子零件的設計,反而讓筆者困惑了。

當然現在買高級機械錶的使用者不見得都會注重於所謂可以代代相傳的永恆性,那麼Spring Drive所代表的應該是一個結合機械與電子錶,卻比一般電子錶更加精準的一個集成體。如果把手錶當成一個純粹用來計時的工具,Spring Drive絕對是一個值得擁有的商品。只是對於追求機械錶其他附加價值的使用者而言,Spring Drive似乎就並不完全是一個加分的元件了。
对于钟表稍有涉猎的人,对于陀飞轮(tourbillon)这个名词一定不陌生。翻开钟表杂志,所介绍的表大概三分之一的表都有陀飞轮。彷彿一只表如果没有陀飞轮就难以跻身成为一流钟表的行列。其实陀飞轮的基本原理并不难理解,也就是将擒纵系统及摆轮透过转动的方式来将地心引力的作用平均分散掉,藉此达到增进钟表精确度的一种机构。这个简单的概念,要实行起来却非常不容易。因为摆轮原本就是钟表内运动最频繁也是最敏感的机件,要将其分离出来并持续旋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因为如此,拥有陀飞轮的机芯构造比起一般钟表复杂数倍以上。一般来说,市场上也只有高阶的钟表才会有陀飞轮的设置,但是陀飞轮真的这么神奇吗?

也许是钟表杂志以及表厂广告文宣的长期摇旗吶喊,陀飞轮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一直是复杂功能表款的最高殿堂。其实以狭义的钟表复杂功能(Complications)定义而言,陀飞轮并称不上复杂功能。并不是说陀飞轮的构造不够复杂,而是陀飞轮本身并不算得上是一个功能。陀飞轮的目的只是在于增进钟表的精确度,这其实跟改良游丝材质或是其他改善准确度的变动一样,不像是日期或是月相有多一个功能提供给使用者。精准一直是钟表必备的条件,加装一个让钟表更准确的机件,只是更进一步地让钟表尽到它准确的本分。充其量就是多了一个会旋转的摆轮供配戴者欣赏,如同春宫表一般,这实在称不上是一种可供使用的功能。

接下来就是比较尴尬的问题了,陀飞轮真的有精准这么多吗?结果可能又要让人跌破眼镜,因为答案是否定的。稍微有涉猎机械设计的人可能都知道,同样的功能下,越简单直接的构造绝对胜过复杂的构造。陀飞轮在十八世纪末期发明之后,多年来,由于材料技术的突飞勐进以及擒纵机构的演变,机械表的精确度早已接近极限。陀飞轮虽然减轻了地心引力的影响,但是其复杂的结构反而带来更多变数,光光多出来近百件零件间的摩擦及密合度的影响,就远超过地心引力的影响。

另一方面就是陀飞轮当初发明的时空背景是怀表,而怀表放在口袋的时候是直立状态,也就是地心引力的方向是不变的。但是腕表就不一样了,因为手是持续在动作的,这也导致地心引力的方向是持续不断地变动的,所以陀飞轮所扮演的角色又更加被淡化。尴尬的是,由于陀飞轮是将手表震盪最频繁最脆弱的部位放在圆盘上透过极精细的齿轮上转动。这就好比将旋转中的玻璃陀螺置入篮球之中滚动。偏偏人类的手部是日常生活中动作偏大的部位,所以有陀飞轮装置的手表反而比一般手表更加脆弱。坊间甚至有厂商推出陀飞轮军表系列,这个跟在坦克上面安装玻璃大砲一样,背后的逻辑实在令人错愕。

听起来陀飞轮对于腕表简直是个百害而无一利的构造,那么为什么各大表厂却又近似疯狂地将陀飞轮塞进各家旗舰等级的腕表之中呢?其实这不外乎是各家表厂想要透过陀飞轮来向外界证明该品牌的工艺技术。能将这么复杂的机件塞入小小的腕表已非易事,如果能同时达到稳定且精准的目标,这才能展现他们的不凡。而如此不凡的商品,才能吸引顾客心甘情愿地掏出钱来把这些陀飞轮腕表带回去向别人展示他们口袋深度的不凡。如同把手工雕刻的紫檀木做成保险桿装到名车上,装饰及炫耀的意味已经远大于实用价值了。

不过这个现象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不同的发展。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表厂已经渐渐地有能力稳定地供应装有陀飞轮的机芯。尽管其品质及精准的稳定度还比不上瑞士大厂,但是陀飞轮的门槛却也大大地被拉低。许多瑞士小厂牌(大多是外资设立在瑞士或是被外资併购的公司)也开始进口这些便宜的陀飞轮零件并推出价格亲民的陀飞轮腕表。 一旦陀飞轮高不可攀的形象破灭,各大表厂势必又要寻找另一个卖点了吧。
對於鐘錶稍有涉獵的人,對於陀飛輪(tourbillon)這個名詞一定不陌生。翻開鐘錶雜誌,所介紹的錶大概三分之一的錶都有陀飛輪。彷彿一隻錶如果沒有陀飛輪就難以躋身成為一流鐘錶的行列。其實陀飛輪的基本原理並不難理解,也就是將擒縱系統及擺輪透過轉動的方式來將地心引力的作用平均分散掉,藉此達到增進鐘錶精確度的一種機構。這個簡單的概念,要實行起來卻非常不容易。因為擺輪原本就是鐘錶內運動最頻繁也是最敏感的機件,要將其分離出來並持續旋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因為如此,擁有陀飛輪的機芯構造比起一般鐘錶複雜數倍以上。一般來說,市場上也只有高階的鐘錶才會有陀飛輪的設置,但是陀飛輪真的這麼神奇嗎?

也許是鐘錶雜誌以及錶廠廣告文宣的長期搖旗吶喊,陀飛輪在許多人的心目中一直是複雜功能錶款的最高殿堂。其實以狹義的鐘錶複雜功能(Complications)定義而言,陀飛輪並稱不上複雜功能。並不是說陀飛輪的構造不夠複雜,而是陀飛輪本身並不算得上是一個功能。陀飛輪的目的只是在於增進鐘錶的精確度,這其實跟改良游絲材質或是其他改善準確度的變動一樣,不像是日期或是月相有多一個功能提供給使用者。精準一直是鐘錶必備的條件,加裝一個讓鐘錶更準確的機件,只是更進一步地讓鐘錶盡到它準確的本分。充其量就是多了一個會旋轉的擺輪供配戴者欣賞,如同春宮錶一般,這實在稱不上是一種可供使用的功能。

接下來就是比較尷尬的問題了,陀飛輪真的有精準這麼多嗎?結果可能又要讓人跌破眼鏡,因為答案是否定的。稍微有涉獵機械設計的人可能都知道,同樣的功能下,越簡單直接的構造絕對勝過複雜的構造。陀飛輪在十八世紀末期發明之後,多年來,由於材料技術的突飛猛進以及擒縱機構的演變,機械錶的精確度早已接近極限。陀飛輪雖然減輕了地心引力的影響,但是其複雜的結構反而帶來更多變數,光光多出來近百件零件間的摩擦及密合度的影響,就遠超過地心引力的影響。

另一方面就是陀飛輪當初發明的時空背景是懷錶,而懷錶放在口袋的時候是直立狀態,也就是地心引力的方向是不變的。但是腕錶就不一樣了,因為手是持續在動作的,這也導致地心引力的方向是持續不斷地變動的,所以陀飛輪所扮演的角色又更加被淡化。尷尬的是,由於陀飛輪是將手錶震盪最頻繁最脆弱的部位放在圓盤上透過極精細的齒輪上轉動。這就好比將旋轉中的玻璃陀螺置入籃球之中滾動。偏偏人類的手部是日常生活中動作偏大的部位,所以有陀飛輪裝置的手錶反而比一般手錶更加脆弱。坊間甚至有廠商推出陀飛輪軍錶系列,這個跟在坦克上面安裝玻璃大砲一樣,背後的邏輯實在令人錯愕。

聽起來陀飛輪對於腕錶簡直是個百害而無一利的構造,那麼為什麼各大錶廠卻又近似瘋狂地將陀飛輪塞進各家旗艦等級的腕錶之中呢?其實這不外乎是各家錶廠想要透過陀飛輪來向外界證明該品牌的工藝技術。能將這麼複雜的機件塞入小小的腕錶已非易事,如果能同時達到穩定且精準的目標,這才能展現他們的不凡。而如此不凡的商品,才能吸引顧客心甘情願地掏出錢來把這些陀飛輪腕錶帶回去向別人展示他們口袋深度的不凡。如同把手工雕刻的紫檀木做成保險桿裝到名車上,裝飾及炫耀的意味已經遠大於實用價值了。

不過這個現象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不同的發展。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的錶廠已經漸漸地有能力穩定地供應裝有陀飛輪的機芯。儘管其品質及精準的穩定度還比不上瑞士大廠,但是陀飛輪的門檻卻也大大地被拉低。許多瑞士小廠牌(大多是外資設立在瑞士或是被外資併購的公司)也開始進口這些便宜的陀飛輪零件並推出價格親民的陀飛輪腕錶。 一旦陀飛輪高不可攀的形象破滅,各大錶廠勢必又要尋找另一個賣點了吧。

Processing...

About |  Terms |  Privacy |  Contact |  Help |  語言:
Page loading time: 0.0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