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nikko

对于钟表稍有涉猎的人,对于陀飞轮(tourbillon)这个名词一定不陌生。翻开钟表杂志,所介绍的表大概三分之一的表都有陀飞轮。彷彿一只表如果没有陀飞轮就难以跻身成为一流钟表的行列。其实陀飞轮的基本原理并不难理解,也就是将擒纵系统及摆轮透过转动的方式来将地心引力的作用平均分散掉,藉此达到增进钟表精确度的一种机构。这个简单的概念,要实行起来却非常不容易。因为摆轮原本就是钟表内运动最频繁也是最敏感的机件,要将其分离出来并持续旋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因为如此,拥有陀飞轮的机芯构造比起一般钟表复杂数倍以上。一般来说,市场上也只有高阶的钟表才会有陀飞轮的设置,但是陀飞轮真的这么神奇吗?

也许是钟表杂志以及表厂广告文宣的长期摇旗吶喊,陀飞轮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一直是复杂功能表款的最高殿堂。其实以狭义的钟表复杂功能(Complications)定义而言,陀飞轮并称不上复杂功能。并不是说陀飞轮的构造不够复杂,而是陀飞轮本身并不算得上是一个功能。陀飞轮的目的只是在于增进钟表的精确度,这其实跟改良游丝材质或是其他改善准确度的变动一样,不像是日期或是月相有多一个功能提供给使用者。精准一直是钟表必备的条件,加装一个让钟表更准确的机件,只是更进一步地让钟表尽到它准确的本分。充其量就是多了一个会旋转的摆轮供配戴者欣赏,如同春宫表一般,这实在称不上是一种可供使用的功能。

接下来就是比较尴尬的问题了,陀飞轮真的有精准这么多吗?结果可能又要让人跌破眼镜,因为答案是否定的。稍微有涉猎机械设计的人可能都知道,同样的功能下,越简单直接的构造绝对胜过复杂的构造。陀飞轮在十八世纪末期发明之后,多年来,由于材料技术的突飞勐进以及擒纵机构的演变,机械表的精确度早已接近极限。陀飞轮虽然减轻了地心引力的影响,但是其复杂的结构反而带来更多变数,光光多出来近百件零件间的摩擦及密合度的影响,就远超过地心引力的影响。

另一方面就是陀飞轮当初发明的时空背景是怀表,而怀表放在口袋的时候是直立状态,也就是地心引力的方向是不变的。但是腕表就不一样了,因为手是持续在动作的,这也导致地心引力的方向是持续不断地变动的,所以陀飞轮所扮演的角色又更加被淡化。尴尬的是,由于陀飞轮是将手表震盪最频繁最脆弱的部位放在圆盘上透过极精细的齿轮上转动。这就好比将旋转中的玻璃陀螺置入篮球之中滚动。偏偏人类的手部是日常生活中动作偏大的部位,所以有陀飞轮装置的手表反而比一般手表更加脆弱。坊间甚至有厂商推出陀飞轮军表系列,这个跟在坦克上面安装玻璃大砲一样,背后的逻辑实在令人错愕。

听起来陀飞轮对于腕表简直是个百害而无一利的构造,那么为什么各大表厂却又近似疯狂地将陀飞轮塞进各家旗舰等级的腕表之中呢?其实这不外乎是各家表厂想要透过陀飞轮来向外界证明该品牌的工艺技术。能将这么复杂的机件塞入小小的腕表已非易事,如果能同时达到稳定且精准的目标,这才能展现他们的不凡。而如此不凡的商品,才能吸引顾客心甘情愿地掏出钱来把这些陀飞轮腕表带回去向别人展示他们口袋深度的不凡。如同把手工雕刻的紫檀木做成保险桿装到名车上,装饰及炫耀的意味已经远大于实用价值了。

不过这个现象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不同的发展。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表厂已经渐渐地有能力稳定地供应装有陀飞轮的机芯。尽管其品质及精准的稳定度还比不上瑞士大厂,但是陀飞轮的门槛却也大大地被拉低。许多瑞士小厂牌(大多是外资设立在瑞士或是被外资併购的公司)也开始进口这些便宜的陀飞轮零件并推出价格亲民的陀飞轮腕表。 一旦陀飞轮高不可攀的形象破灭,各大表厂势必又要寻找另一个卖点了吧。
對於鐘錶稍有涉獵的人,對於陀飛輪(tourbillon)這個名詞一定不陌生。翻開鐘錶雜誌,所介紹的錶大概三分之一的錶都有陀飛輪。彷彿一隻錶如果沒有陀飛輪就難以躋身成為一流鐘錶的行列。其實陀飛輪的基本原理並不難理解,也就是將擒縱系統及擺輪透過轉動的方式來將地心引力的作用平均分散掉,藉此達到增進鐘錶精確度的一種機構。這個簡單的概念,要實行起來卻非常不容易。因為擺輪原本就是鐘錶內運動最頻繁也是最敏感的機件,要將其分離出來並持續旋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因為如此,擁有陀飛輪的機芯構造比起一般鐘錶複雜數倍以上。一般來說,市場上也只有高階的鐘錶才會有陀飛輪的設置,但是陀飛輪真的這麼神奇嗎?

也許是鐘錶雜誌以及錶廠廣告文宣的長期搖旗吶喊,陀飛輪在許多人的心目中一直是複雜功能錶款的最高殿堂。其實以狹義的鐘錶複雜功能(Complications)定義而言,陀飛輪並稱不上複雜功能。並不是說陀飛輪的構造不夠複雜,而是陀飛輪本身並不算得上是一個功能。陀飛輪的目的只是在於增進鐘錶的精確度,這其實跟改良游絲材質或是其他改善準確度的變動一樣,不像是日期或是月相有多一個功能提供給使用者。精準一直是鐘錶必備的條件,加裝一個讓鐘錶更準確的機件,只是更進一步地讓鐘錶盡到它準確的本分。充其量就是多了一個會旋轉的擺輪供配戴者欣賞,如同春宮錶一般,這實在稱不上是一種可供使用的功能。

接下來就是比較尷尬的問題了,陀飛輪真的有精準這麼多嗎?結果可能又要讓人跌破眼鏡,因為答案是否定的。稍微有涉獵機械設計的人可能都知道,同樣的功能下,越簡單直接的構造絕對勝過複雜的構造。陀飛輪在十八世紀末期發明之後,多年來,由於材料技術的突飛猛進以及擒縱機構的演變,機械錶的精確度早已接近極限。陀飛輪雖然減輕了地心引力的影響,但是其複雜的結構反而帶來更多變數,光光多出來近百件零件間的摩擦及密合度的影響,就遠超過地心引力的影響。

另一方面就是陀飛輪當初發明的時空背景是懷錶,而懷錶放在口袋的時候是直立狀態,也就是地心引力的方向是不變的。但是腕錶就不一樣了,因為手是持續在動作的,這也導致地心引力的方向是持續不斷地變動的,所以陀飛輪所扮演的角色又更加被淡化。尷尬的是,由於陀飛輪是將手錶震盪最頻繁最脆弱的部位放在圓盤上透過極精細的齒輪上轉動。這就好比將旋轉中的玻璃陀螺置入籃球之中滾動。偏偏人類的手部是日常生活中動作偏大的部位,所以有陀飛輪裝置的手錶反而比一般手錶更加脆弱。坊間甚至有廠商推出陀飛輪軍錶系列,這個跟在坦克上面安裝玻璃大砲一樣,背後的邏輯實在令人錯愕。

聽起來陀飛輪對於腕錶簡直是個百害而無一利的構造,那麼為什麼各大錶廠卻又近似瘋狂地將陀飛輪塞進各家旗艦等級的腕錶之中呢?其實這不外乎是各家錶廠想要透過陀飛輪來向外界證明該品牌的工藝技術。能將這麼複雜的機件塞入小小的腕錶已非易事,如果能同時達到穩定且精準的目標,這才能展現他們的不凡。而如此不凡的商品,才能吸引顧客心甘情願地掏出錢來把這些陀飛輪腕錶帶回去向別人展示他們口袋深度的不凡。如同把手工雕刻的紫檀木做成保險桿裝到名車上,裝飾及炫耀的意味已經遠大於實用價值了。

不過這個現象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不同的發展。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的錶廠已經漸漸地有能力穩定地供應裝有陀飛輪的機芯。儘管其品質及精準的穩定度還比不上瑞士大廠,但是陀飛輪的門檻卻也大大地被拉低。許多瑞士小廠牌(大多是外資設立在瑞士或是被外資併購的公司)也開始進口這些便宜的陀飛輪零件並推出價格親民的陀飛輪腕錶。 一旦陀飛輪高不可攀的形象破滅,各大錶廠勢必又要尋找另一個賣點了吧。
你在閱讀雜誌的時候常會遇到一些名詞像是「縱擒機構」,或是在修錶的時候,鐘錶師傅跟你說「輪軸斷裂」和「擺輪卡住」之類的話。除非你對手錶內部的構造很熟悉,不然你很有可能不知道這些名詞到底代表了什麼。幸運的是,其實鐘錶運作的基本原理其實很簡單。筆者將用一台玩具迴力車來解釋其原理。



一台玩具迴力車內部有個發條彈簧。當你把迴力車往後推的同時,發條彈簧將會被捲起,並將動能儲存起來。當你放開手指的時候,發條則釋放出之前所儲存的動能,所以輪子會開始轉動並帶動整台迴力車向前進。鐘錶上鍊的運作原理也是完全一樣的。



現在,讓我們加一個鍾擺上去。一個擺動中的鍾擺實際上是最古老的計時機制之一,其原理在於鍾擺擺動一次的週期實際上是接近一個常數(但是會慢慢遞減)。問題就是在由於地心引力及摩擦力的關係,鍾擺到最後還是會停止下來。但是如果你把一台移動中的迴力車倒放過來,然後讓它去碰觸那個鍾擺,你會看到那個轉動的輪子會把鍾擺甩開,導致鍾擺又開始擺動。只是單單把一個鍾擺跟一台迴力車放在一起,就可以產生一個簡單的計時機制。當然,你馬上就可以點出這設計的諸多問題。其中一個就是:迴力車的動力根本無法維持太久。迴力車的輪子大概頂多持續轉個幾秒之後就停止了。



現在,想像一下圖中的這個設計。我們用一個有尖齒的輪子(圖中紅色B所標註)來代替鍾擺。當B尖齒輪與迴力車輪在A點(藍色)碰觸的時候,B輪上面的尖齒將會阻止迴力車輪繼續轉動。但是迴力車輪的轉動力還是能將尖齒推開然後又繼續轉動。當這情形發生的時候,B尖齒輪將會以順時針轉動,並開始壓迫到C彈簧(綠色)。C彈簧馬上就會將B尖齒輪推回來,導致B尖齒輪以逆時針方向轉回來直到其尖齒又碰觸到迴力車輪。迴力車輪又會停止轉動,然後又再次開始嘗試將B輪的尖齒推開。如此一來,B尖齒輪將會左右搖擺轉動。由於B輪的尖齒會間歇性地碰觸到迴力車輪,迴力車輪的旋轉也因此會間歇性地被阻擋,所以迴力車發條的動力也因此會被保留。如果設置妥當,這將可以形成一個可以用來計時的平衡擺動狀態,直到迴力車的發條放盡為止。

一點也不難,是吧?現在你應該也可以了解,如果你把C彈簧的彈力增強的話,錶將會跑得比較快(因為B尖齒輪反彈的速度更快),反之亦然。這也是鐘錶師傅幫手錶調時間最常用的手法。

事實上,這就是機械錶運作的原理。在真正的錶中,B尖齒輪就是叫做擺輪。B尖齒輪的輪軸心就是叫做擺輪軸。然後C彈簧則叫做遊絲。當然這設置過度簡化了很多細節,比如說你所聽到的手錶滴答聲,實際上就是縱擒機構所發出來的聲音,也就是在圖中B尖齒輪與迴力車輪碰觸的A點(藍色)部分。每當B尖齒輪撞擊到迴力車輪的時候,就會發出小小的聲音。縱擒機構必須耐用,而且維持精準地完成抓住與放開迴力車輪的動作。設計一個實用的縱擒機構通常需要經年累月的修正。現在幾乎所有的機械錶都是使用槓桿式縱擒機構,但是如果你有在收集古董錶,你將會遇到一些使用不同縱擒機制的錶。當然,近年來也有一些新的縱擒機制被發明出來,像是同軸(coaxial)或是恆量(constant)縱擒機制。你不需要去記住不同縱擒機制的細節,你只需要記住縱擒機制是一個用來抓住與放開驅動輪的一個複雜結構就好了。

你也許會好奇紅寶石在手錶裡面的功能為何。實際上,因為不斷運作的關係,鐘錶零件的損耗其實是很快的。所以用耐磨的材質,比如說紅寶石,可以大大地增加一隻手錶的壽命。如果你是一個鐘錶設計師,你會選擇將紅寶石放在我們之前的設置中的何處呢?其實B尖齒輪的輪軸就是個好地方,因為它會不斷地擺動而且要一直改變轉動方向。把紅寶石置於B尖齒輪輪軸可以讓它長時間順利地轉動。其他像是迴力車的車輪輪軸以及內部齒輪輪軸也是非常合適的地方。在相同設計之下,用了較多數量的紅寶石(也就是較多石)的錶也代表了它更加耐用。一般來說,十五到十七算是標準的紅寶石數目。當然,高級錶或是多功能複雜錶款會在其內部零件用到更多數量的紅寶石。不過請記住,這些紅寶石其實都是人工製造的工業用便宜鋼玉,所以沒有人,包括你的鐘錶師傅,會想去偷你錶裡面的紅寶石。



現在把我們之前學到的對照到一個現實生活中使用槓桿式縱擒機構的手上鍊機械錶吧。在手錶圖解中,我們可以看到發條輪的動力在經過一連串的齒輪(沿著圖中棕色虛點線)傳到A點(藍色),也就是之前圖中B尖齒輪與迴力車輪碰觸的部分。一點都不難理解吧?筆者刻意在迴力車圖以及鐘錶圖用相同顏色的A、B、C來標示出相同功能的部位。

下次,當你的錶師傅跟你說你手錶的擺輪軸斷裂,你就可以馬上知道B輪的輪軸壞了。如果B輪無法自由地轉動,那麼將永遠無法形成平衡擺動的狀態。換句話說,這錶就已經死翹翹了(需要修理啦!)。
你在阅读杂志的时候常会遇到一些名词像是「纵擒机构」,或是在修錶的时候,钟錶师傅跟你说「轮轴断裂」和「摆轮卡住」之类的话。除非你对手錶内部的构造很熟悉,不然你很有可能不知道这些名词到底代表了什么。幸运的是,其实钟錶运作的基本原理其实很简单。笔者将用一台玩具迴力车来解释其原理。



一台玩具迴力车内部有个发条弹簧。当你把迴力车往后推的同时,发条弹簧将会被捲起,并将动能储存起来。当你放开手指的时候,发条则释放出之前所储存的动能,所以轮子会开始转动并带动整台迴力车向前进。钟錶上鍊的运作原理也是完全一样的。



现在,让我们加一个钟摆上去。一个摆动中的钟摆实际上是最古老的计时机制之一,其原理在于钟摆摆动一次的週期实际上是接近一个常数(但是会慢慢递减)。问题就是在由于地心引力及摩擦力的关系,钟摆到最后还是会停止下来。但是如果你把一台移动中的迴力车倒放过来,然后让它去碰触那个钟摆,你会看到那个转动的轮子会把钟摆甩开,导致钟摆又开始摆动。只是单单把一个钟摆跟一台迴力车放在一起,就可以产生一个简单的计时机制。当然,你马上就可以点出这设计的诸多问题。其中一个就是:迴力车的动力根本无法维持太久。迴力车的轮子大概顶多持续转个几秒之后就停止了。



现在,想像一下图中的这个设计。我们用一个有尖齿的轮子(图中红色B所标註)来代替钟摆。当B尖齿轮与迴力车轮在A点(蓝色)碰触的时候,B轮上面的尖齿将会阻止迴力车轮继续转动。但是迴力车轮的转动力还是能将尖齿推开然后又继续转动。当这情形发生的时候,B尖齿轮将会以顺时针转动,并开始压迫到C弹簧(绿色)。C弹簧马上就会将B尖齿轮推回来,导致B尖齿轮以逆时针方向转回来直到其尖齿又碰触到迴力车轮。迴力车轮又会停止转动,然后又再次开始尝试将B轮的尖齿推开。如此一来,B尖齿轮将会左右摇摆转动。由于B轮的尖齿会间歇性地碰触到迴力车轮,迴力车轮的旋转也因此会间歇性地被阻挡,所以迴力车发条的动力也因此会被保留。如果设置妥当,这将可以形成一个可以用来计时的平衡摆动状态,直到迴力车的发条放尽为止。

一点也不难,是吧?现在你应该也可以了解,如果你把C弹簧的弹力增强的话,錶将会跑得比较快(因为B尖齿轮反弹的速度更快),反之亦然。这也是钟錶师傅帮手錶调时间最常用的手法。

事实上,这就是机械錶运作的原理。在真正的錶中,B尖齿轮就是叫做摆轮。B尖齿轮的轮轴心就是叫做摆轮轴。然后C弹簧则叫做游丝。当然这设置过度简化了很多细节,比如说你所听到的手錶滴答声,实际上就是纵擒机构所发出来的声音,也就是在图中B尖齿轮与迴力车轮碰触的A点(蓝色)部分。每当B尖齿轮撞击到迴力车轮的时候,就会发出小小的声音。纵擒机构必须耐用,而且维持精准地完成抓住与放开迴力车轮的动作。设计一个实用的纵擒机构通常需要经年累月的修正。现在几乎所有的机械錶都是使用槓桿式纵擒机构,但是如果你有在收集古董錶,你将会遇到一些使用不同纵擒机制的錶。当然,近年来也有一些新的纵擒机制被发明出来,像是同轴(coaxial)或是恆量(constant)纵擒机制。你不需要去记住不同纵擒机制的细节,你只需要记住纵擒机制是一个用来抓住与放开驱动轮的一个复杂结构就好了。

你也许会好奇红宝石在手錶里面的功能为何。实际上,因为不断运作的关系,钟錶零件的损耗其实是很快的。所以用耐磨的材质,比如说红宝石,可以大大地增加一只手錶的寿命。如果你是一个钟錶设计师,你会选择将红宝石放在我们之前的设置中的何处呢?其实B尖齿轮的轮轴就是个好地方,因为它会不断地摆动而且要一直改变转动方向。把红宝石置于B尖齿轮轮轴可以让它长时间顺利地转动。其他像是迴力车的车轮轮轴以及内部齿轮轮轴也是非常合适的地方。在相同设计之下,用了较多数量的红宝石(也就是较多石)的錶也代表了它更加耐用。一般来说,十五到十七算是标准的红宝石数目。当然,高级錶或是多功能复杂錶款会在其内部零件用到更多数量的红宝石。不过请记住,这些红宝石其实都是人工制造的工业用便宜钢玉,所以没有人,包括你的钟錶师傅,会想去偷你錶里面的红宝石。



现在把我们之前学到的对照到一个现实生活中使用槓桿式纵擒机构的手上鍊机械錶吧。在手錶图解中,我们可以看到发条轮的动力在经过一连串的齿轮(沿着图中棕色虚点线)传到A点(蓝色),也就是之前图中B尖齿轮与迴力车轮碰触的部分。一点都不难理解吧?笔者刻意在迴力车图以及钟錶图用相同颜色的A、B、C来标示出相同功能的部位。

下次,当你的錶师傅跟你说你手錶的摆轮轴断裂,你就可以马上知道B轮的轮轴坏了。如果B轮无法自由地转动,那么将永远无法形成平衡摆动的状态。换句话说,这錶就已经死翘翘了(需要修理啦!)。
You can often encounter terms like “escapement” from watch magazines, or “broken staff” and “balance wheel not spinning” from your watchmaker when you try to get your watches fixed. Unless you are familiar with inner workings of watches, you probably have no idea what exactly those terms mean. Fortunately, the basic principle of clockwork is actually very straight forward. I will try to explain it using a pullback toy car.



A pull back toy car has a spring coil. When you push the car backward, the spring coil winds and stores the kinetic energy. Once you release the finger, the spring coil releases the kinetic energy, so the wheels start spinning to drive the car forward. The watch minding mechanism works exactly the same way.



Now, let’s add a pendulum. A swinging pendulum is actually one of the earliest timekeeping mechanisms, as the time that pendulum takes to complete one cycle of the whole movement is close to a constant (but diminishes slowly). The problem is that the pendulum will eventually stop swinging due to the gravity and friction. However, if you put a moving toy car upside down and let it touch the pendulum, you will see the spinning wheel pushes the pendulum away and cause the pendulum to start swinging. Now, simple clockwork is born just by putting a pendulum and a toy car together. Of course, you can immediately point out many drawbacks of this design. One is: the spring coil in the toy car cannot maintain its power for too long. The toy car wheels probably will stop spinning after a few seconds.



Now, consider the setup in this figure. Instead of a pendulum, we replace it with a wheel that has teeth (red B in the figure). When the wheel B touch the toy car wheel at point A (in blue), the teeth will prevent the toy car wheel from spinning. However, the spinning force of the toy car wheel will eventually push the teeth away and start spinning. When this occurs, the wheel B rotates in clockwise direction and compresses spring C. The spring C will push the wheel B back immediately and cause wheel B to reverse its rotation until the teeth of wheel B touches the toy car wheel again. The car wheel will be stopped and tries to push the teeth away again. As you can see, wheel B will be swinging back and forth. Due to the periodic contacts of the wheel B teeth, the toy car wheel will also be stopped regularly, thus conserve energy stored in the spring coil. If the setup is done correctly, it will form an equilibrium swinging state for timekeeping until the spring coil in the toy car is exhausted

It is not too hard, right? Now, you can also understand if you increase the spring force C, the watch will run faster (because the wheel B will bounce back faster) and vice versa. This is usually how watchmakers adjust the timekeeping of your watches.

In fact, this is exactly how a mechanical watch works. In a typical watch, wheel B is called balance wheel; the pivot of wheel B is called balance staff, and the spring C is called hairspring. Of course, this setup oversimplifies many details. For example, the ticking sound you hear from a watch is actually the sound of escapement, which would be the contact point A where the wheel B teeth touches the toy car wheel. A tick sound is generated every time when wheel B hit the toy car wheel. An escapement has to be durable while maintaining constant accurate motion of catching and releasing of the toy car wheel. The design of a working escapement takes years of fine tuning. Now, almost all mechanical watches uses lever escapement, but if you collect antique watches, you will encounter watches that uses different types of escapement. Of course, there are new types of escapements being developed in the recent years like coaxial or constant escapement. You do not need to understand details of different escapement types if you don’t want to. Just remember that escapement is actually a complex mechanism of catching and releasing the driving gear.

You might also wonder what jewels or rubies do in a watch. In fact, due to the constant motions, watch parts wear out very quickly. Parts made out of durable materials, such as ruby, can extend lifespan of a watch dramatically. If you were a watch designer, where would you put the rubies in our simple setup? A good place would be at the pivot of wheel B because of its constant movement and direction changes. A ruby placed at the pivot can ensure that wheel B can turn smoothly for a very long time. Other places would be axes of the toy car wheels and inner gears. Under the same design, a watch that utilizes more rubies (i.e. more number of jewels) means the watch is more durable. 15~17 jewels are usually considered as typical. Of course, luxury watches and watches that has more complications/functions will use more jewels in their parts. Please keep in mind that those rubies are just low cost synthetic corundum for industrial use, so no one, not even your watchmaker, would want to steal them from your watch.



Let’s apply what we have learned to a real manual winding mechanical watch that uses level escapement. In the watch diagram, you can see the power from the spring coil D is being transferred through a series of gears (along with dotted brown line) until point A, the contact point where toy car wheel touches balance wheel B. It is not too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now, isn’t it? Please note that I purposely used the same color on A, B and C to mark the gears of the same functionality on both diagrams to illustrate their similarity.

Next time, if your watchmaker tells you that your watch has a broken staff, you will immediately know that the pivot of wheel B is broken. If the wheel B cannot rotate freely to complete its swinging motion, the equilibrium cannot be formed; that means the watch is dead (and needs to be fixed).
在八零年代的「石英危機」之後,大部分的瑞士(還有一些其他國家)的錶廠為了生存,而被併購到幾個大集團內。現在,大部分的鐘錶品牌實際上都是被幾家少數大廠所擁有,而你在報章雜誌上讀到的一些錶廠的歷史或是故事往往都只是他們宣傳部門所撰寫的廣告文宣。雖然那些歷史故事大部分是事實,但是通常跟現在的公司沒什麼關連。就拿播威(Bovet)來說吧,雖然現在很少人聽過播威,但是在十九世紀時,播威可是在中國懷錶市場上鼎鼎有名。播威宣稱有一百九十幾年的歷史,可是實際上在被一家成立於1976年的Parmigiani Fleurier瑞士公司收購之前,播威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停業狀態的。事實上,播威最近所推出的錶跟它所宣稱的一百九十幾年歷史實在沒什麼關連。這其實是一個較大、資本較雄厚的公司收購了一個歇業公司的品牌(及其歷史),然後其行銷部門將品牌及故事重新包裝之後再推出的最好例子。其實有些瑞士頂級鐘錶品牌甚至一度被中東公司所擁有,所以那些公司在某時期所製造出來的錶,實際上可以稱得上是中東品牌呢。

有時候聽到一些像是「我覺得歐米茄比浪琴好」或是「江詩丹頓的歷史比沛納海悠久」實在令人覺得很有趣。很多人大概不知道其實他們在講的是同一家公司。有些人宣稱那些公司其實是在同一集團下獨立運作的,但是實際上,大部分的時候,他們的廣告行銷預算、目標客群甚至是客服部門都是由他們的總公司來經營的。你不會見到浪琴去研發一個超級多功能複雜錶款,因為浪琴,在其母公司的經營策略之下,並不是一個針對頂級市場的品牌。

讓我們來看看在2015年一月的時候,大部分的鐘錶品牌吧。你會驚奇地發現,其實你所知道大部分的品牌,實際上是被同一家公司所擁有的。

斯沃琪集團(Swatch)
• 巴爾曼(Balmain)
• 寶珀(Blancpain)
• 寶璣(Breguet)
• 雪鐵納(Certina)
• CK手錶
• Endura
• Flik Flak
• 格拉蘇蒂(Glashutte Original)
• 漢密爾頓(Hamilton)
• Harry Winston
• 雅克德羅(Jaquet Droz)
• Leon Hatot
• 浪琴(Longines)
• 美度(Mido)
• 歐米茄(Omega)
• 雷達(Rado)
• 斯沃琪(Swatch)
• Swiss Timing
• 天梭(Tissot)
• Union Glashutte

歷峰集團(Richemont)
• 登喜路(Alfred Dunhill)
• 名士(Baume & Mercier)
• 卡地亞(Cartier)
• 克洛伊(Chloe)
• 萬國表(IWC International Watch Co.)
• 積家(Jaeger-LeCoultre)
• James Purdey & Sons Limited
• 蘭格(Lange Uhren GmbH)
• 沛納海(Panerai)
• 伯爵(Piaget)
• Roger Dubuis
• 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
• 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

路易威登集團(LVMH)
• 寶格麗(Bulgari)
• Chaumet
• De Beers
• FRED
• 宇舶表(Hublot)
• 豪雅表(TAG Heuer)
• 真力時(Zenith)

開雲集團(Kering)
• 寶詩龍(Boucheron)
• 芝柏表(Girard-Perregaux)
• 古馳(Gucci)
• 尚維沙(JeanRichard)
• 雅典(Ulysse Nardin)

當然,還是有一些獨立的品牌在這些大型併購集團之前屹立不搖。以2015年一月為基準,一些知名的獨立錶商為:
• 愛彼表(Audemars Piguet)
• 百年靈(Breitling)
• 香奈兒(Chanel)
• 蕭邦(Chopard)
• 星辰/西鐵城(Citizen)
• 康斯登(Frederique Constant /Alpina)
• 愛馬仕(Hermes)
• 百達翡麗(Patek Phillipe)
• 勞力士/帝舵(Rolex/Tudor)
• 精工(Seiko)

獨立錶廠當然不見的代表著比被併購的錶廠優秀。但是,下次當你閱讀的文章提到某品牌以它悠久的歷史或是優秀的工藝聞名,做點功課吧。或許你會發現那不過是一段被收購的歷史,而且它的工藝還是被母公司的行銷策略侷限住。
在八零年代的「石英危机」之后,大部分的瑞士(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錶厂为了生存,而被併购到几个大集团内。现在,大部分的钟錶品牌实际上都是被几家少数大厂所拥有,而你在报章杂志上读到的一些錶厂的歷史或是故事往往都只是他们宣传部门所撰写的广告文宣。虽然那些歷史故事大部分是事实,但是通常跟现在的公司没什么关连。就拿播威(Bovet)来说吧,虽然现在很少人听过播威,但是在十九世纪时,播威可是在中国怀錶市场上鼎鼎有名。播威宣称有一百九十几年的歷史,可是实际上在被一家成立于1976年的Parmigiani Fleurier瑞士公司收购之前,播威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停业状态的。事实上,播威最近所推出的錶跟它所宣称的一百九十几年歷史实在没什么关连。这其实是一个较大、资本较雄厚的公司收购了一个歇业公司的品牌(及其歷史),然后其行销部门将品牌及故事重新包装之后再推出的最好例子。其实有些瑞士顶级钟錶品牌甚至一度被中东公司所拥有,所以那些公司在某时期所制造出来的錶,实际上可以称得上是中东品牌呢。

有时候听到一些像是「我觉得欧米茄比浪琴好」或是「江诗丹顿的歷史比沛纳海悠久」实在令人觉得很有趣。很多人大概不知道其实他们在讲的是同一家公司。有些人宣称那些公司其实是在同一集团下独立运作的,但是实际上,大部分的时候,他们的广告行销预算、目标客群甚至是客服部门都是由他们的总公司来经营的。你不会见到浪琴去研发一个超级多功能复杂錶款,因为浪琴,在其母公司的经营策略之下,并不是一个针对顶级市场的品牌。

让我们来看看在2015年一月的时候,大部分的钟錶品牌吧。你会惊奇地发现,其实你所知道大部分的品牌,实际上是被同一家公司所拥有的。

斯沃琪集团(Swatch)
• 巴尔曼(Balmain)
• 宝珀(Blancpain)
• 宝玑(Breguet)
• 雪铁纳(Certina)
• CK手錶
• Endura
• Flik Flak
• 格拉苏蒂(Glashutte Original)
• 汉密尔顿(Hamilton)
• Harry Winston
• 雅克德罗(Jaquet Droz)
• Leon Hatot
• 浪琴(Longines)
• 美度(Mido)
• 欧米茄(Omega)
• 雷达(Rado)
• 斯沃琪(Swatch)
• Swiss Timing
• 天梭(Tissot)
• Union Glashutte

歷峰集团(Richemont)
• 登喜路(Alfred Dunhill)
• 名士(Baume & Mercier)
• 卡地亚(Cartier)
• 克洛伊(Chloe)
• 万国表(IWC International Watch Co.)
• 积家(Jaeger-LeCoultre)
• James Purdey & Sons Limited
• 兰格(Lange Uhren GmbH)
• 沛纳海(Panerai)
• 伯爵(Piaget)
• Roger Dubuis
•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
• 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

路易威登集团(LVMH)
• 宝格丽(Bulgari)
• Chaumet
• De Beers
• FRED
• 宇舶表(Hublot)
• 豪雅表(TAG Heuer)
• 真力时(Zenith)

开云集团(Kering)
• 宝诗龙(Boucheron)
• 芝柏表(Girard-Perregaux)
• 古驰(Gucci)
• 尚维沙(JeanRichard)
• 雅典(Ulysse Nardin)

当然,还是有一些独立的品牌在这些大型併购集团之前屹立不摇。以2015年一月为基准,一些知名的独立錶商为:
• 爱彼表(Audemars Piguet)
• 百年灵(Breitling)
• 香奈儿(Chanel)
• 萧邦(Chopard)
• 星辰/西铁城(Citizen)
• 康斯登(Frederique Constant /Alpina)
• 爱马仕(Hermes)
• 百达翡丽(Patek Phillipe)
• 劳力士/帝舵(Rolex/Tudor)
• 精工(Seiko)

独立錶厂当然不见的代表着比被併购的錶厂优秀。但是,下次当你阅读的文章提到某品牌以它悠久的歷史或是优秀的工艺闻名,做点功课吧。或许你会发现那不过是一段被收购的歷史,而且它的工艺还是被母公司的行销策略侷限住。
After the “quartz crisis” in the 1980’s, most of the Swiss (and a few from other countries) watchmakers are being consolidated into a few big groups in order to survive. Now, most watchmaker brands are owned by a few major companies, and those watch company histories or stories you read from the magazines are just marketing materials written by their marketing department. While most of those stories are true, the stories have little to do with the company now. Take Bovet for example; although not many people have heard of the brand, but Bovet was a prestige watchmaker that once dominated Chinese pocket watch market in the 19 century. Bovet claimed to have 190 years of history, but there was a long hiatus before the brand was purchased by Parmigiani Fleurier, a Swiss company founded in 1976. In fact, the watches released by Bovet recently have little to do with Bovet’s so-called 190 years of history. It is just a fine example of how a larger, richer company purchases the brand name (and history) of a dying company and repackages the stories with marketing materials. A few of the Swiss prestige brands were even owned by Middle-eastern companies, so the watches by those companies were technically under Arabic brand during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is always interesting to hear something like “I would choose Omega over Longines” or “Vacheron Constantin has a longer history than Panerai.” Many people might not aware that the fact they are basically talking about the same company. Some might argue that those companies are operating independently under the umbrella, but, in fact, most of their marketing budget, target customers or even service departments are managed by their parent company. You will never see Longines attempt to develop a super complicated luxury watch because Longines is, decided by its parent company, not a prestige watch brand.

Let’s look at the major watchmaker brands as January 2015. You will be amazed that most of the brands you know are basically owned by the same company.

The Swatch Group
• Balmain
• Blancpain
• Breguet
• Certina
• CK Watch
• Endura
• Flik Flak
• Glashutte Original
• Hamilton
• Harry Winston
• Jaquet Droz
• Leon Hatot
• Longines
• Mido
• Omega
• Rado
• Swatch
• Swiss Timing
• Tissot
• Union Glashutte

Richemont
• Alfred Dunhill
• Baume & Mercier
• Cartier
• Chloe
• IWC International Watch Co.
• Jaeger-LeCoultre
• James Purdey & Sons Limited
• Lange Uhren GmbH
• Panerai
• Piaget
• Roger Dubuis
• Vacheron Constantin
• Van Cleef & Arpels

LVMH
• Bulgari
• Chaumet
• De Beers
• FRED
• Hublot
• TAG Heuer
• Zenith

The Kering Group
• Boucheron
• Girard-Perregaux
• Gucci
• JeanRichard
• Ulysse Nardin

However, there are still some independent brands that stands strong against those giant mergers. As January 2015, some of the major independent brands are:
• Audemars Piguet
• Breitling
• Chanel
• Chopard
• Citizen
• Frederique Constant (Alpina)
• Hermes
• Patek Phillipe
• Rolex (Tudor)
• Seiko

It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independent brands are superior to those acquired brands. However, next time when you read about a certain brand is “known” for its long history or exceptional craftsmanship in an article, do some research. You might be able to find out that it is a piece of purchased history and its exceptional craftsmanship is being limited by the marketing direction of its parent company.


更換懷錶玻璃其實並不難,困難的地方在於如何為你的錶配上合適的玻璃。除非你有各式各樣不同尺寸的錶玻璃,其實常常就會發生買錯尺寸的情況。這也是為什麼錶匠通常會收比錶玻璃成本高的費用,因為除了人工之外,他們必須投資在那些錶玻璃的庫存上面。



在開始找尋適合的錶玻璃之前,你必須先測量你懷錶錶圈的大小。首先,你必須測量錶圈開口的直徑,如圖表中B(黑色)所示。如果錶玻璃太大,則它將根本無法裝進你的錶圈開口。知道你錶玻璃座的開口大小也很有用,如圖表中A(紅色)所示。你必須確定錶玻璃的直徑大於A。雖然在錶玻璃小於A的情況下,你依然可以將它硬黏在錶圈上,但是錶玻璃與錶圈之間的縫隙將會很大。在最理想的情況下,你應該選擇一個比錶圈開口稍微大一點的錶玻璃(圖表中C(藍色)所示)。你可以在安裝的時候,用吹風機將錶圈加熱來暫時增加其直徑以利安裝。

以下的圖表可以用來轉換公制以及舊制(Ligne)的錶玻璃尺寸。



在知道錶玻璃的直徑之後,你應該也要確認錶玻璃的高度適合你的懷錶種類。通常獵用式懷錶的玻璃會比敞開式的扁平。如果你把敞開式的錶玻璃安裝到你的獵用式懷錶上,過高的錶玻璃有可能讓你的錶蓋關不起來。如果你把獵用式的錶玻璃安裝到你的敞開式懷錶上,則過於扁平的玻璃有可能讓你懷錶的指針動不了,因為錶玻璃會壓到手錶指針(如圖表中D的部分)。通常賣家會標示他所販賣的錶玻璃種類,但是在你實際放上去之前,你永遠不知道它到底合不合你的錶。正如同你在圖表中所見到的,尺寸的差別可以小至0.1mm。

另外一個值得思考的就是錶玻璃的材質。玻璃比較清晰而且耐刮,但是遠比塑膠(壓克力)的脆弱。如果你擁有的是一個獵用式懷錶,你可以考慮玻璃材質,因為它上面還有一個蓋子保護。如果你的是敞開式懷錶,你可能就要考慮塑膠材質,尤其如果你常常使用你的錶的話。就算你從來不會摔到你的錶,玻璃材質在被擠壓(例如不小心坐到)的時候也會碎裂。

現在,就來看看更換懷錶玻璃的過程吧。

首先,先測量錶圈開口的直徑。



在這個例子當中,直徑大約是44.31mm。從之前的圖表,我們可以知道44.3mm的錶玻璃是一定可以裝進這個錶圈開口的。但是如果要配得正好,我們會選擇稍微大一點點的尺寸:44.4mm (19 10/16)。



我們選擇使用紫外光接著劑(俗稱UV膠、無影膠、太陽膠)。雖然UV膠的強度比不上其他種類的膠(比如說火箭膠),但是它透明、好清理,而且你有可以說是無限長的加工時間。我們則使用針筒的針頭來塗膠水。



在安裝之前,我們必須先將錶圈清理乾淨。視之前所使用接著劑的種類,你可以選擇不同的清潔劑。我們只使用了酒精。如果你的錶環是無法被取下的,你可以用一張紙蓋住來保護錶面。用針頭來去除任何遺留下來的殘膠。




如果你所選擇的錶玻璃略大於你的錶圈開口直徑,你則需要用吹風機先加熱錶圈。當錶圈溫度下降之前,你的錶玻璃應該可以正好塞進錶圈開口,卡在錶玻璃座上。如果錶玻璃已經可以直接放置在錶玻璃座上,則你就可以直接用針頭沿著錶玻璃的邊緣塗上膠水。用棉花棒來移除多餘的膠水。

如果你對於成果感到滿意,你就可以將錶置於陽光直射處,然後等待UV膠硬化。這過程大概需要十到十五分鐘,但是如果是陰天的話,則有可能更長。



現在你可以享受一個擁有新玻璃的懷錶。請注意,錶玻璃的邊緣應該是乾淨,沒有任何膠水痕的。



更换怀錶玻璃其实并不难,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为你的錶配上合适的玻璃。除非你有各式各样不同尺寸的錶玻璃,其实常常就会发生买错尺寸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錶匠通常会收比錶玻璃成本高的费用,因为除了人工之外,他们必须投资在那些錶玻璃的库存上面。



在开始找寻适合的錶玻璃之前,你必须先测量你怀錶錶圈的大小。首先,你必须测量錶圈开口的直径,如图表中B(黑色)所示。如果錶玻璃太大,则它将根本无法装进你的錶圈开口。知道你錶玻璃座的开口大小也很有用,如图表中A(红色)所示。你必须确定錶玻璃的直径大于A。虽然在錶玻璃小于A的情况下,你依然可以将它硬黏在錶圈上,但是錶玻璃与錶圈之间的缝隙将会很大。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你应该选择一个比錶圈开口稍微大一点的錶玻璃(图表中C(蓝色)所示)。你可以在安装的时候,用吹风机将錶圈加热来暂时增加其直径以利安装。


以下的图表可以用来转换公制以及旧制(Ligne)的錶玻璃尺寸。



在知道錶玻璃的直径之后,你应该也要确认錶玻璃的高度适合你的怀錶种类。通常猎用式怀錶的玻璃会比敞开式的扁平。如果你把敞开式的錶玻璃安装到你的猎用式怀錶上,过高的錶玻璃有可能让你的錶盖关不起来。如果你把猎用式的錶玻璃安装到你的敞开式怀錶上,则过于扁平的玻璃有可能让你怀錶的指针动不了,因为錶玻璃会压到手錶指针(如图表中D的部分)。通常卖家会标示他所贩卖的錶玻璃种类,但是在你实际放上去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它到底合不合你的錶。正如同你在图表中所见到的,尺寸的差别可以小至0.1mm。

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就是錶玻璃的材质。玻璃比较清晰而且耐刮,但是远比塑胶(压克力)的脆弱。如果你拥有的是一个猎用式怀錶,你可以考虑玻璃材质,因为它上面还有一个盖子保护。如果你的是敞开式怀錶,你可能就要考虑塑胶材质,尤其如果你常常使用你的錶的话。就算你从来不会摔到你的錶,玻璃材质在被挤压(例如不小心坐到)的时候也会碎裂。

现在,就来看看更换怀錶玻璃的过程吧。

首先,先测量錶圈开口的直径。



在这个例子当中,直径大约是44.31mm。从之前的图表,我们可以知道44.3mm的錶玻璃是一定可以装进这个錶圈开口的。但是如果要配得正好,我们会选择稍微大一点点的尺寸:44.4mm (19 10/16)。



我们选择使用紫外光接着剂(俗称UV胶、无影胶、太阳胶)。虽然UV胶的强度比不上其他种类的胶(比如说火箭胶),但是它透明、好清理,而且你有可以说是无限长的加工时间。我们则使用针筒的针头来涂胶水。



在安装之前,我们必须先将錶圈清理干净。视之前所使用接着剂的种类,你可以选择不同的清洁剂。我们只使用了酒精。如果你的錶环是无法被取下的,你可以用一张纸盖住来保护錶面。用针头来去除任何遗留下来的残胶。




如果你所选择的錶玻璃略大于你的錶圈开口直径,你则需要用吹风机先加热錶圈。当錶圈温度下降之前,你的錶玻璃应该可以正好塞进錶圈开口,卡在錶玻璃座上。如果錶玻璃已经可以直接放置在錶玻璃座上,则你就可以直接用针头沿着錶玻璃的边缘涂上胶水。用棉花棒来移除多余的胶水。

如果你对于成果感到满意,你就可以将錶置于阳光直射处,然后等待UV胶硬化。这过程大概需要十到十五分钟,但是如果是阴天的话,则有可能更长。



现在你可以享受一个拥有新玻璃的怀錶。请注意,錶玻璃的边缘应该是干净,没有任何胶水痕的。

Processing...

About |  Terms |  Privacy |  Contact |  Help |  語言:
Page loading time: 0.007 second(s)